•     
    散文  杂文  随笔  评论  图文  情感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专题文章    图集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读书评论 显示全屏   提示:← → 翻页 (按 F 显示全屏)
    遗憾,今天的人文学者不进剧场了——访戏曲研究所所长傅谨 文 / 舒晋瑜
    由 幽忧子 录入   来源:中华读书报  阅读(320) 评论(0)  【

    在当代戏剧界,傅谨的名望很高,他是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戏曲研究所所长。但傅谨本人倒是非常低调,他为人平和、宽厚,脸上总挂着谦和的笑。不过,在学术研究上,他从来一丝不苟,其严谨恰如他的名字。 

    艺术不能只想着自我表达,更要关注认知和传播的过程。这是他从事了30多年研究,才逐渐明白的。所以,著书立说,他不爱用生僻的字眼。“文章是让大家读的,文献是让大家用的。我希望有更多的读者因为喜欢好书而认同学术。”他说,学问的高深不在于表达多么深奥,关键是用平实的语言写出深刻的道理。为什么元杂剧受到大众的喜爱并且广为流传?因为俗语写出了诗意。

    傅谨的学术功底、研究方法甚至他对于出版市场的透悟,都成为学界甚至出版界关注的视点。尤其当下,在完成了660万字的《京剧文献资料汇编(清代卷)》(凤凰出版集团)之后,傅谨对于如何由京剧找到国学研究的突破口,更有了深切的体会。

    读书报:您如何看待京剧在国学研究中的地位?

    傅谨:一直以来,人们把国学等同于传统文化,尤其是文史哲。但是,如果我们能将国学研究的视野拓展到传统艺术领域,或许可以更清晰地看到传统与当下的密切联系。传统文化中的文学、历史和哲学都以文字为载体,它们的表达都是过去时的;唯有传统艺术是现在进行时,它融历史、现在、未来为一体。强化传统艺术研究,可以大大拓宽国学研究的空间,更有助于凸显国学研究与当下文化发展与建设的密切关系。

    传统艺术在今天的延续理应成为国学研究的重要范畴,它们是国学中最为鲜活和感性的存在,源远流长,代代相传。通过传统艺术的研究,我们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国学在当下中国人的社会文化生活中的意义。

    京剧是传统艺术的结晶,包含了传统的文学、音乐、表演、美术等,集中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而且它更是雅文化和俗文化相结合、北方与南方文明相结合的产物,是传统中国社会各阶层、各群体的审美趣味的结晶。经典著作固然是国学研究的主要对象,但国学也要关注像京剧这样的民间文本,因为它们体现了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最为真诚、灵动的一面。传统不仅是文人士大夫创造的产物,同时还是亿万普通民众几千年的日常生活的积淀。在京剧艺术中,可以看到中国文人的文化追求和老百姓的文化追求怎样融为一体,可以从中找到不同文化主体在文化追求上的契合点——在中国历史上,很难看到另一种文化样式,能像京剧这样在不同的时代、被不同社会阶层接受和喜欢。京剧是传统艺术对社会政治与生活产生影响的典范,因此,京剧研究理应成为传统艺术研究、进而是国学研究的核心内容。京剧研究可以加深我们对国学的理性与感性认识,深化我们对中国文化传统和传统社会的理解。

    读书报:但是目前对京剧、对传统艺术的研究似乎有所欠缺。

    傅谨:京剧诞生和成熟已经超过150年,但是对它的研究仍然还很不够。学术界不仅对京剧缺少兴趣,对其他传统艺术同样缺少研究,潜在的原因,是人文学者对包括京剧在内的各艺术门类相当隔膜。从先秦以来,中国诗乐一体的文化传统,决定了古代文人在接受文史知识熏陶的同时,就拥有了良好的音乐素养。宋元以来戏曲兴起,从杂剧到传奇,既是人文学者们所接受的教育中不可分割的内容,也是他们表达思想感情的工具之一。然而,这一传统近代以来几乎完全中断。专业分工促进了不同学科的迅速发展,但是至少在艺术领域,它的负面影响似乎比想象中更为严重。晚近几代人文学者所接受的知识框架与学术训练,基本上局限在文史哲方面,而从事艺术领域研究的学者群体,文史哲方面的积累往往明显不足。从国学的角度研究传统艺术,需要古代文史哲的知识与艺术方面的切身经验的结合。没有艺术感悟,没有对艺术的技术手段的理解,对各门类艺术的研究就永远只能在它外围打转,只能涉及其表面,这里刚好用得上京剧行里的一句口头禅——“说的不是这里面的事儿”。

    具体说到京剧领域,这个时代最可悲的现象是,优秀的人文学者基本上不进剧场,没有养成在剧场里欣赏“现在进行时”的艺术表演的习惯,缺乏直接的剧场经验和感受,就不可能对传统戏剧有深入的研究。一百年前、甚至五十年前,几乎所有优秀的大学教授、人文学者们都是进剧场的,他们在剧场获得的艺术体验与切身感悟,构成他们的知识与经验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既是他们关注昆曲、京剧等传统艺术表演的原因,同时也让戏剧始终处于主流文化视野之内,促进了戏曲研究。现在,尽管仍然有不少学者在从事戏曲研究,但是因为不知道、不习惯进剧场,没有对融文学、音乐、表演为一体的戏曲的立体感受,戏剧研究只剩下仅以文辞为载体的平面、苍白的剧本研究,戏剧就成了“死”的东西,也就丧失了它们最具价值的活的内涵。近几十年里,钱穆、王元化,叶秀山、吴小如等学者对京剧的精深研究,都基于他们非常深厚的功底,无论是文史修养还是对京剧的感悟,均为今人所不及。后学们要想达到这样的境界,怕是不容易了。

    优秀的人文学者们不关注戏剧,既是戏剧的损失,事实上也是人文学术的损失,尤其是国学研究的损失;对学者们自身也是一样,因为和剧场的疏离,错过了欣赏大师名家精湛的舞台表演的机会,传统艺术中的诸多精妙之处难以领悟,对文化的领悟只剩下文字一条途径,不能不说是人生体验与生命历程中的一大缺失。

    读书报: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京剧在近现代乃至当代的社会生活和政治文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自民国以来京剧研究日渐隆盛,如今京剧学更逐渐成为一门显学,但是也显露出制约其发展的瓶颈,就是研究资料的难以搜集和查对。在这种情况下,您主编的《京剧文献资料汇编(清代卷)》可谓填补了京剧文献研究的空白。起意做这套书是什么时间?出于怎样的考虑?

    傅谨:2004年,我作为北京市特聘教授调入中国戏曲学院。学院对我或有许多期待,其核心就是开拓京剧学研究。8年来,我在戏曲学院组建了一个颇具规模的研究团队,为学院主办了四届京剧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然而在研究推进的过程中,资料的缺失,始终是我以及我们团队最感突出的制约。如果把视野放大到整个京剧研究领域,基础之薄弱令人惊讶,其中又尤以资料搜集整理工作的粗疏零落为最。因此,要想推动京剧学这个学科的发展,首先必须解决的难题,就应该是弥补京剧研究资料的严重短缺。全面搜集整理与京剧相关的历史文献,为同行学者们从事京剧研究提供一个坚实的平台,方有可能推动京剧学科的研究,这就是我们立意编撰这部《汇编》的动机。

    在我们之前,张次溪主编的《清代燕都梨园史料》及续编,堪称京剧研究的相关文献搜集整理工作最重要的成果。我原以为这部资料集已经编得很全,只要做些边边角角的补遗补漏的工作就足够了;而且,除了剧本之外,我原以为只要花费不多的时间,我们是可以做成一部《京剧历史文献全编》的。但是我们真正开始了这项工作,才发现实际情况与我的最初的设想相距甚远。随着编纂工作的推进,进入我们视野的资料越来越丰富,于是我们先是决定把资料搜集整理工作分为两个阶段,先做清代部分;同时决定把这部资料的名称中的“全编”改为“汇编”。这次出版的只是这部《汇编》的清代卷,已经有十册之多,篇幅至少是《清代燕都梨园史料》及续编的8倍,更何况我们搜集的文献的断代还只限于清朝,并不把民国时期的文献包容在内。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更新时间:2012-06-29 21:10  【关闭本页
    下一篇下一篇:古诗《无题》欣赏札记
    评论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
       
    文章信息
    作品编号:20629211046
    作品类别:杂文 - 读书评论
    文章作者:舒晋瑜  +关注Ta
    发表时间:2012-06-29
    更新时间:2012-06-29
    总浏览数:
    今日点击:
    收藏次数:1 +添加收藏
    评论次数:0
    推荐文章
    浏览历史